今天是 2018年09月23日
新闻头条

毛泽东如何容错纠错

来源:雁塔区纪委 时间:2017-10-18 14:36:47

毛泽东作为一名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对错误给予过高度的重视,在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形成了一系列如何对待党内错误思想与错误同志的理论阐述,成为毛泽东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

少犯错误或不犯错误的方法

“争取错误犯得最少,这是可能的。错误犯得多少,是高个子与矮个子的关系。少犯错误,是可能的,应该办到,马克思、列宁就办到了。”错误是不可避免的,但是毋庸置疑的是少犯错误是可以办到的,这就需要我们采用合适的方法来减少错误的发生。

不断地加强学习。时刻都在学习不仅是毛泽东个人品质的体现,也是毛泽东对全体党员与全国人民的孜孜期盼。他多次强调:“我们经常说,不要因为我们的工作有成绩就骄傲自满起来,应该保持谦虚态度,向先进国家学习,向群众学习,在同志间也要互相学习,以求少犯错误。”中国共产党诞生于积贫积弱的旧中国,党员大多数来自落后的农村地区,没有经过系统化理论化的马克思主义教育,知识水平与理论修养都比较弱,再加上长期在各自的根据地进行游击战争,缺乏持久的党内教育与党性修养,这样就不可避免地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或者错误,有的甚至会严重影响党的革命事业。这些问题乃至错误都要求我们不断地学习,注重提高全党的理论水平与党员的修养。

注意吸收不同的意见。1948年毛泽东在西北野战军前委扩大会议上指出:“正确路线的领导之下也会有缺点错误,如黄河之水滚滚而流中间还会有几个小泡,我们多收集各种意见,认清自己工作中的缺点错误,这样就可以减少盲目性。”党员尤其是领导干部都不是神,不能保证自己的每一件事情、每一个想法都不出问题或者都不犯错误,因此要想少犯错误或者不犯错误,就必须虚怀若谷,让大家讲意见,使大家敢于说话,敢于说真话,敢于争论,敢于批评。不同的意见不完全都是错误的意见,真诚地听取不同的意见,有利于相互比较、相互启发、相互帮助、相互修正、相互进步。


对待错误必须坚持正确的态度

坚持全面地、一分为二地看待错误。毛泽东也指出:“共产党人不要怕犯错误。错误有两重性。错误一方面损害党,损害人民;另一方面是好教员,很好地教育了党,教育了人民,对革命有好处。”中国共产党成立之后,我们党经历了很多曲折,犯过多次错误,使党和人民吃了很多苦头,但是走过的失败与挫折,给我们党很大的教育,通过总结教训,纠正错误,我们党不断取得进步。从俄共“城市暴动”与右倾、“左”倾错误到中国特色的“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全新道路与坚持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我们党交付了巨额的学费与血的代价,但是我们也从痛苦的经验中真正地理解了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内核。

敢于承认错误是改正错误的前提。毛泽东多次在公开场合承认共产党所犯的错误,在革命战争中,党内除了犯过陈独秀的右倾机会主义和李立三的“左”倾机会主义错误外,还犯过1931年到1934年的“左”倾机会主义错误与1935年到1936年张国焘的右倾机会主义错误。在指出别人错误的同时他也敢于承认自己的错误,“过去我到过上海,上海那个地方很复杂,我经常走错路,总是犯错误。凡是我有了错误,希望能及时得到朋友们的批评和纠正。一个人总是会有许多缺点的。如果觉得自己一点缺点也没有,‘老虎屁股摸不得’,那就不好了”。

改正错误是承认错误的目的。改正错误是承认错误的目的与核心。一个人只有不断积极进取,改正错误,才能不断获得进步。毛泽东曾经要求我们的干部:“犯了错误则要求改正,改正得越迅速,越彻底,越好。”中国共产党奋斗历程,也是不断地发现问题,认识失误并且及时改正失误,坚持真理的发展历程。


批评与自我批评是改正错误的重要方法

坚持诚恳的自我批评。1929年朱毛领导的红四军在转战赣南闽西的过程中,领导层对建军原则、建军思想、根据地建设是有分歧的,出现了一些不和谐的现象,但是在九月来信之后,陈毅、朱德、毛泽东等人不计较个人的得失,从党与中国革命的大局出发都作了诚恳的自我批评,不仅帮助自己真正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也为其他党员同志树立了榜样。对于延安整风运动中出现的偏差,毛泽东多次进行自我批评并且向受到错误伤害的同志“脱帽鞠躬”“赔礼道歉”。

要善意地公正地批评他人。1942年毛泽东曾说:“批评应该是严正的、尖锐的,但又应该是诚恳的、坦白的、与人为善的。只有这种态度,才对团结有利。冷嘲暗箭,则是一种销蚀剂,是对团结不利的。”

要虚心地真诚地接受他人批评。一个人或一个政党不能因为自己取得一点成就,就沾沾自喜、骄傲自满,而不虚心接受他人的批评。毛泽东曾多次给谢觉哉、林伯渠、郭沫若去信,希望他们看到自己的错误缺点时,不要客气,要随时指正。中国共产党是不怕批评的,能够虚心地接受他人的批评,并且真诚欢迎他人批评,从而帮助我们把各方面的工作做得更好。

(据2017年9月15日《中国组织人事报》 原文摘编自《毛泽东思想研究》2017年第3期  本文有删节)